闲言碎语

2012

我们渡过了世界末日,一切都一如往常,没有人再提起玛雅人以及他们古老的预言。我回到了家里,踏踏实实的躺在我的大床上,跟朋友相聚,参加社会实践。我喜欢有事干。这让我觉得生命没有虚度,我害怕停下来,就像种了一辈子地的庄稼人,突然进城会不习惯悠闲。这是我上大学这半年最深的感受。突然间不用那么拼命了,不用那么惶恐了,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,大家开始注意外表美不美,同学天天看我乱糟糟的就叹气,大家不再比成绩,应该说什么都不比了,至少我什么都不比了,不用天天坐在固定的教室,突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于是参加所有我感兴趣的社团,参加橄榄球报道,跟同学出去玩,强迫自己看书,但还是觉得对不起这半年的时光。妈妈是我这半年还是有长进的,我其实想说,孤独逼的人成长。但终究没说出口,因为觉得太过矫情。 在火车上抱着柴静的书看了一路,哭了好几次,以前从来没有看书看到这么狼狈,完全失去了控制,她所写的每个字在我脑袋里不停翻腾,随意组合,我拼命想找出她这本书的中心思想,但是我发现没有,她没有告诉我,她写这些是想让我明白什么道理,甚至都总结提炼不出来。她只是照录事实,告诉你这就是生活,切肤的疼痛和温暖的感动都是生活,你无法给他们下定义,只能感受,一点一滴的收藏。 以前我找不到做新闻的动力,总觉得只是看个热闹而已,所以决心放更多的时间研究摄影,但是看了柴静的书,我突然发现了我的兴趣点,我喜欢听人说话,哪怕他说的话我不认同,我也愿意听,因为他总有他的道理,我不是他,我没有经历他所经历的,所以我不会有跟他一样的思维方式。我喜欢搜集很多种人的思想,我觉得每个人都不一样,柴静说她关注新闻里的人,我想我最感兴趣的应该就是人了吧。 当橄榄球新闻特派员的时候,我没有写一篇赛事报道,只写了一篇《场边的英雄》,现在看来题目好没品……橄榄球有它的精神,团结、坚持、永不放弃,它感染我,我喜欢看比赛,但是它不如场边一个人让我感兴趣。我看到他单脚支撑,用双拐做出达阵的姿势,突兀的出现在相机取景器里,我没有心思看球到了谁的手里,毫不犹豫的向他聚焦,按下快门。我觉得他有故事,并且让我感动。从第一场到第三场(还是第四场),他一直在场边来回走到,他们学校的队伍比赛完,他跟队友们说笑着围在一起,我记得那天我犹豫了好久,中场休息时间都用来犹豫了,走到他们跟前又折回来跟康康说我不敢,她说那有什么,但是我就是不敢,来来回回好几次。看到学长,跟他说让他去问,他说这个剪片的时候不会放进去,于是求救失败。下一场比赛开始,他坐在场边,跟站在他前面的人说不要挡到他,我拿着相机偷偷拍他的侧影,被他发现了,笑着说不要拍我呀,我有什么好拍的。我瞬间尴尬的脸红,转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在他身边绕了好几个来回,假装在拍比赛,其实眼睛一直在看他。后来终于觉得不行,我一定要知道,干脆心一横就去了,跟同学借了笔和纸,蹲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问他可不可以问他几个问题,他笑着说可以。我说先写一下你的名字吧,我想我当时一定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,一点都不夸张,我就是这么紧张,他写的字很好看,我差点表扬起他来,我刚张嘴想问他问题,大喇叭突然放起了江南style,我张着嘴说不出话来,他也吓着了,但随即开玩笑说:“怎么我一回答问题就放这歌。”我也笑了,没有刚刚那么窘迫了,然后问了他两三个问题就跟他说声谢谢起身走了。每个人都有第一次,幸好我的第一次比较顺利,不然一定会落下阴影。后来那篇文章没有在官网上发,我没觉得有什么,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个学长,他回答了问题,他一定认为会被报道,并且被人看见,但是没有,一定有些失落。后来发现人人主页上发了,不大高兴,因为觉得没有官方的认可,但是跟他同校的学长转载了,这样他应该就能看到了吧,我这样想。再往后,有次开会没去,哈哈回来告诉我彪哥表扬了我那篇文章,心里很高兴,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夸了些什么,但是有人认可我就开心。 这一年,一半高中一半大学,直到现在还觉得有点恍惚,有时候会觉得像梦一样。妈妈把我高三的日记翻出来看了,说觉得自己白活了。其实我有时候会后悔高三谈恋爱,我总是觉得如果不谈说不定会考的更好,但是过去不容假设,我也只能向前走,我相信只要经历过就是财富。这几天看了《小王子》,有点觉得似懂非懂,我知道他里面影射了一些东西,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。我记得他告诉我结局小王子被毒蛇带走了,但是我看到的意思是小王子回去B621星球了,也许是他记错了。我已经放下了这段感情,我知道他是最合适的人,他也知道,但是就是不能在一起了,我也不懂为什么。我跟他说,如果想谈恋爱就谈吧,学着去爱,而我,则学会孤独。我知道是我的就一定会回来,不是我的就说明命运给我准备了更好的,所以我不急,我会等。 想不起来还有什么要说的了,这些就是我最近想的事,妈妈说女人只有说出来才能理清思路,男人不用说就可以,所以吵架的时候女人一直说,男人总是沉默,我写出来就像说出来了一样,写这些只是想做个纪念,纪念逝去的2012以及我的青春。

评论